今天媒体报道了一个化名叫徐坚强的炒房客的悲惨炒房故事,嗯,这个化名起的真好。

  他的故事是这样的:他原来有个月收入20万元的工作,在杭州上海南京有几套房月租收入6、7万,此外其他投资的月收入4、5万。加起来的月收入30万出头。是一个不折不扣的高收入人士。

  2017年用杠杆炒了四套房产,每月还贷10万。此外,其名下还有两套房的贷款没还清,有两个孩子,四个老人要养。初步估算,包括月供,这位徐坚强先生一个月的基本开支约有20万。悲催的故事发生了,今年7月,徐先生失业了。意味着其月收入的一大半,也就是20万没有了。

  一个月10万的进项,如何运转起月20万的开支呢?这位徐坚强先生选择了断供!11月初,在持有的名下房产售出无望、新工作杳无音信的情况下,徐坚强选择对其在安徽购置的一套新房“断供”,同时,准备也将对其在山东购置的新房实施“断供”。

  徐坚强的悲惨境遇一是在于新工作没有着落,最重要的是名下的房子卖不掉。比如徐坚强在上海静安区有一套85平的房子,周边挂牌价格在750万左右,他的挂价不到690万,依然卖不掉。

  回头看看徐先生选择断供的房子,你大概就能看出炒房客的那种精明,将要断供的房子一套在山东一套在安徽。不论从经济发展水平还是房子保值能力上看,这两套房子都远不如他在上海杭州等地的房子。不过就是这样一波精明的炒房客仍然未能看清这一轮调控的大势。

  在房住不炒的定位下,这一轮调控的目标就是要遏制房价过快上涨,直至遏制上涨。但是很多炒房客一直把政府对楼市的调控当作空调,以为楼市调控仍会重走老路,根本没把调控的精神和决心吃透。从本质上将,此番调控的目标十分的明确,就是要去掉梆缚在房子上的金融属性,去金融化。如果炒房客看懂了这一点,哪还会有这么大的胆子去炒那么多房子呢?

  炒房客通过各种途径,各种办法,规避各地的调控政策,成功在各个城市撒网炒房。由于房价涨势迅猛,大大提高了资本运作的效率,像徐先生这样的高收入人士以及一些成功人士,甚至一些中产都会有炒房的行为和冲动。我们也有充分的理由相信在中国的房地产的市场中,存在着很多个徐坚强。

  如今徐坚强们都遭遇到史上炒房最尴尬的境地:月供还不起,房子卖不掉。即便如此,他们仍然对楼市充满期望,坚信楼市会好起来的。尤其在当下有些地方在给楼市政策松绑的时机,这些人的心情恐怕都像一只兔子,按都按不住吧。

  只不过所有的反弹都是暂时的,因为在楼市长效机制没有形成之前,所有的松绑都是回光返照。